电子书包在深圳试点遭家长反对

编辑:南方都市报        日期:2013/7/9 9:50:43        阅读:2325

    电子书包能提高学生学习效率吗?电子书包在深圳的试点遭到了众多家长的反对。

    “减负”在中国基础教育界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但从去年年初开始,教育部门想到了一个真正实现“减负”的好方式:在全国多个省市开展“电子书包”试点,用不到一千克重量的电子书包把学生从沉重的书包拉杆箱里解放出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物理减负”。听起来教育部门像是做了一件“为民着想”的好事,可这“一厢情愿”的试点立马在深圳引发轩然大波,福田、南山、宝安、龙岗、坪山等区十多所已经开始试点的学校,学生家长纷纷走向台前怒斥教育部门“只懂得在无关紧要的问题上玩花样”,家长们想要坚守的是:在电子信息化席卷生活各个领域的时候,还能在中小学的课堂上保持最传统的师生传道授业解惑。

   深圳市十多所学校参与电子书包试点,第一堂课孩子被吸引

    2012年年初,教育部下发《关于开展教育信息化试点工作的通知》,随后全国多个省市开展“电子书包”试点,在深圳市的十多所参与试点的学校当中,福田区黄埔小学成为了该区教育局第一批电子书包试点项目。该校一位曾经参与过电子书包试点公开课的陈姓家长向南都记者回忆了当时的情况。“那是一堂数学课,当时每个孩子的桌面上都放着一台类似于ipad的平板电脑取代传统课本,孩子们都感到非常新奇,授课老师在讲台的投影仪屏幕上讲解课本内容的时候,孩子面前的平板电脑也会同步显示,而老师在课堂上布置的几道数学题,孩子们也可以直接在平板电脑上作答,答完后就可以立马提交,老师也随即在电脑上进行批改,批改情况在学生电脑同步可见。可以说课堂的及时反馈做得还是比较新颖快捷的。因为是第一次用平板电脑上课,那堂课我家小孩也听的特别认真。”

    既减轻书本负担又能及时互动,教育部门希冀电子书包提高学生学习效率

    其实,所谓的“电子书包”,就是采用可移动便携式的电脑设备作为学习终端,但并不是简单地把纸质书本上的内容装入电脑,而是在课本之外,兼具读写功能,与学校网络服务平台相连,为学生提供多样化学习的数字资源和管理平台。相较于传统课堂老师在黑板上讲解的方式,电子书包可利用三维图、音频、视频等多媒体的教学方式,在讲授语文、美术、音乐等课程时更加生动,而及时的学生课堂反馈也可以让老师检验当堂课的教学情况。此外,与以往在课堂上讲述的内容下课后就要被擦掉不同,电子书包可以让学生在课下找出课件复习、上网重学,而学习情况老师也能及时监控。

    对于电子书包在福田区的试点推广,深圳市福田区教育局副局长张健曾表示:“信息化是教育改革的制高点,要通过顶层设计,改变信息化装备只是教育辅助工具的老思维,让学生高效获取知识。”目前,仅深圳福田区就有8所学校16个班级试点电子书包项目,下阶段各学校也将积极、稳妥地开展试点探索。

    担心影响视力、破坏书写和思维能力,深圳家长对电子书包并不“埋单”

    正当教育部门为自己在信息化教育改革迈出的大步子感到欣慰之时,他们对家长的激烈反应却是始料未及。听起来轻便、高效又受学生欢迎的电子书包,却在家长那里拿不到畅通无阻的“通行证”。辐射强、影响视力、书写功能退步、破坏连贯性思维……一系列反对理由开始甚嚣尘上。

    一ID为“保护儿童”的深圳学生家长本月就在天涯社区连番发帖,怒斥教育部门只懂得在无关紧要的问题上玩花样。“现在是信息社会,我并不反对把电脑或平板作为辅助学习工具,我本人也用来给孩子辅助学习。问题在于,平板做为一个辅助学习工具,只能在家里由家长自由选择使用,而不能由公权力在学校里面强制推行。孩子去学校的唯一意义就是因为有活生生的教师,活生生的教师是公权力学校的唯一核心资源,如果没有活生生的教师,孩子为什么不呆在家看录像、和电脑互动就行了,干吗要去学校?教育局不把心思花在人上面,搞这些表面文章,应该更名叫‘深圳市教育花样局’。”

    比起这位家长对教育部门用公权力破坏家长选择权的指控,不少家长对电子书包的顾虑则更加实际。家住百花二路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就向记者坦言:“孩子平时放学在家已经很喜欢玩ipad,如果课堂上还用平板电脑取代传统课本,视力问题真的会受很严重的影响,电脑辐射对孩子的身体健康也不利。更重要的是,我们家长会担心这种教学方式会不会伤害孩子的思维能力?电子书包也许会让孩子们过于依赖信息技术,不再去记忆课堂重点,一出现问题就去数据库里找答案,长此以往会不会没有办法独立思考?”更为传统的家长则担心:“我们并不完全反对电子书包的推行,但课堂和家庭作业都放弃纸质书写,我们下一代的书写能力会不会退化得更快。现在电子化办公已经让我自己都觉得好多字不会写了,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对此,福田区教育局曾予以回应,声明“电子书包只是课堂教学的辅助工具和技术方式,不会取代课堂教学中教师的作用,教师将根据课堂需要来引导学生灵活、有效、选择性地使用,课堂主体仍然是师生间面对面的沟通”。不过这又引起了家长的新一轮质疑:“既然只是锦上添花,那大动干戈试点推广的意义又在哪?”在频频遇到家长阻力之后,深圳市教育局表示,会“高度重视家长的意见和建议,密切关注电子书包项目试点过程中设备的安全、合理使用的时间、学生视力的保护等问题,把学生的健康成长放在首位。下阶段各学校的试点工作将进一步广泛征求社会各界的意见和建议,采取家长同意、学生自愿参加的方式,积极、稳妥地开展试点探索”。

    国外电子书包积极推行,家长希望在电子接轨的同时国内教育制度改革也同样接轨

    就在深圳教育部门与学生家长为电子书包是否应该普及而博弈的时候,今年8月份,荷兰却将开放11所“史蒂夫·乔布斯学校”,顾名思义,乔布斯想要给学校和教科书出版商带来革命的想法将在这些学校实现。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荷兰这11家学校的上千名孩子将不再使用课本、书籍或黑板学习,而是完全借助ipad;教室内也不再有教师、正式课程、学习计划、座位表、作息表、家长会、假期等,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ipad软件通过多媒体教材进行学习,孩子们可以基于自己的好奇,选择自己想要学习的任何东西。

    其实不只是荷兰加入了这种大胆改革,目前在全球已经有5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试点推行电子教育。韩国为避免学生背着沉重的课本上下学,对于义务教育阶段的小学和初中学生,电子教科书将免费发放,高中生则需要购买纸书和电子书套装;日本为了减轻学生家庭负担,还鼓励学生将个人电脑变成电子书包,通过安装一个嵌入式系统让学生与教学平台资源相连,目前日本很多中小学校都引进了这种个人电脑式的“电子书包”;而美国则早就脱离了电子书包本身的开发,将更多的重点放在了如何更好地为学生提供教育软件的领域。

    虽然生活的各个领域被电子化侵蚀已经成为不容逆转的国际趋势,但深圳的家长们依旧不愿意为此“提早埋单”。“保护儿童”认为:“老拿国际经验来压家长是行不通的,想要跟国际接轨,先让家长看到中国教育制度改革真正跟国际接轨再说吧。”而更多的家长则希望,在孩子成长的幼年时期,还是能够接受师生亲身互动的教育,“不要让电子产品成为同学与同学之间、学生与老师之间的交流鸿沟”。

 

(部分内容源自网络,编辑:xiao)

秦泰盛

2013.7.9